A1.人妻熟女-T0

張子強今年18歲,父親在他十二歲的時就被關到監獄裡了。原因是個惡霸,騎車撞人後,被撞家屬找其評理時,那惡霸持刀相向。正好老張路過當即上前阻攔。這下倒好,三拳兩腳那惡霸就掛了。就這樣雖然是誤殺但也得坐十年,母親在一家賓館裡做事,至於幹什麼了他也不清楚。…

Read More

那是在上高中的時候,我當時18歲讀高一,平時學習就不是很好整天跟個閑人似的,也不怎麼愛說話可能與我的內向性格有關,朋友自然也不多更別提女朋友了,但對性這一方面我是非常了解並渴望的,這要從我的18歲時代說起,那個時候經常自己一個人去錄象廳看黃色錄象,腦…

Read More

我的名字叫小伶,身高168.體重55…目前就讀XX女中,18歲交過一個男朋友,也獻出了我的第一次,雖然最後畢業就失去聯絡,但還是讓我印象深刻。 我傢只有爸爸一個人,從小因為單親傢庭的關係,讓我對女生的事情都很不懂,是內衣啦月經這些東西,我都不知道,爸…

Read More

我的媽媽叫丁平,今年42歲。我媽媽身高1米60,皮膚雪白,因為長期從事營銷貿易的工作所以十分講究儀表和形象,經常去美容皮膚,因而皮膚的相當光滑,淡黃色的盤髮,大大而又媚惑妖艷人的眼睛,會勾魂那種;又挺又圓潤的鼻子,軟軟微翹的小嘴巴,加上笑起來晶瑩潔白…

Read More

詩嵐終於通過了博士論文答辯,成為一個非常年輕美麗的心理學女博士,而且,經過幾年的戀愛,她終於決定與男朋友結婚了。詩嵐的美貌是早就聞名於全校,她的身材比許多名模還要勻稱,一米六七的身高,再配上她花瓣一樣的絕色嬌靨,走到哪裹都有一種仙子下凡般飄然若仙之美…

Read More

母親是個快36歲的女人了。常言說叁十如狼四十如虎一點不假。這幾年來性慾越來越強,強到任何時候都能被一點點刺激擊的慾火焚身,全身難以自抑。我老公又長期在外地出差,常常想找個情人,身邊也有不少男人。可中國傳統的道德觀讓我始終沒有踏出危險的一步。每到性慾升…

Read More

明輝離家出走已經兩天多了,身上帶的錢也已經花光了。雖然面臨的是討飯和流浪生活。但明輝還是不想回家。想到媽媽要改嫁,明輝心中就有沖天的無名怒火。過去爸爸總是打罵媽媽,他為了護著媽媽也不知挨了多少打。可是,爸爸死了,媽媽卻要改嫁,明輝實在想不通。他恨死去…

Read More

(1)懵懂的「第一次」 我「第一次」的時候,15歲。這十年,有過和諧的性愛,也有過單純的性,單純的愛。 15歲的時候,剛上高一。那時候坐在我前桌的一個女生總是把一個小鏡子擺在桌子上。這很好玩,因為有好幾次我們兩人的視線就在那面鏡子裡相遇。她在前面,用…

Read More

「噗嗤,噗嗤,噗嗤!」 「吸溜,吸溜,吸溜!」 「啊!張子琪你這個傻屄!你這個給老娘舔臭腳的狗!啊啊啊啊!你那個狗雞巴肏老娘的屄太爽了!啊啊啊!再狠點!用力捅!就像你吃老娘的屎時的那個勁頭! 吃屎吧張子琪! 肉體碰撞、生殖器交合的聲音,貪婪的舔腳的聲…

Read More

初叁那那一年,我和班上的一個女生打得火熱,從一開始課間的打情罵俏髮展到後來晚自修放學後送她回傢,關係越來越密切,這是我的初戀吧。 那時我才15歲,第一次和女生有這樣密切的關係,每次相處的時候都緊張得不得了,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比較搞笑。我們傢住得比較近,…

Read More

在QQ上,大家都叫我婉兒,剛剛過完31歲的生日,在一家外企做行政,結婚快五年了,我和老公算是青梅竹馬,我們兩家住的不算遠,從我上18歲的時候就認識了,他比我大兩歲,我高考完了的那個暑假就給了他,大學畢業以後很快就結婚了。一直都很幸福。 去年冬天,他升…

Read More

我是一個十八歲的男孩,在我的傢中有叁個嫂嫂,大嫂叫悠程,是個長得非常美麗,全身散髮出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迷人性感的女人。雪琳是我的二嫂,是個警察,雖然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卻也沒有給她的容貌帶來絲毫的影響。 我的叁嫂叫白瑩,是一名高中教師。 人長得艷美絕倫…

Read More

我叫阿傑,這是本人的一段親身經歷,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年了,可是每當我想起來的時候,還是那麼的親切、興奮、與眾不同的感覺,尤其是在夢裹遇到我那曾經的大姊姊時,就好像我們又相見了,彼此的想念使我們抱頭痛哭,有一次在夢裹哭醒了,睡在身邊的老婆問我,怎麼了…

Read More

我一向都是暗中喜歡依莉,而我也知道依莉是喜歡我的。但是我們都沒有機會表示出來。有些人是相逢恨晚,但我們可能是相識太早。 依莉是我的妻子的好朋友,當我與我的妻子戀愛的時候,依莉還是個18歲少女,我結婚了兩年她才成熟起來,而且忽然成熟,又成熟到出落得如花…

Read More

汪剛勇是我高中的要好同學,目前在基隆一傢機關服務,星期五的晚上,汪剛勇打電話給我說星期六要到高雄出差,順便要到我傢來敘敘舊,我當然表示說,非常的歡迎的喽。 汪剛勇要來高雄出差,這消息我告訴結婚不到一年的妻子時,妻子問說,他晚上是不是睡在我們傢,我說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