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家庭亂倫-T0

莊建海在他的麵包車前座上換了個姿勢,懶洋樣地抬頭看著街道上的天空。夜上海的天空是灰亮的,在街旁霓虹燈的映照下不斷閃爍著五彩斑斕的色彩。 遠處最耀眼的自然是那直指夜空的東方明珠電視塔,被燈光鑲成的輪廓在上海幾乎每個地方都能看到,是上海人最驕傲的標誌性建…

Read More

匆匆忙忙的來到雲氏,來到雲容的辦公室,雲逍看到一臉恬淡的雲容正坐在辦公椅上安安靜靜的處理著文件,好些天不見,她似乎胖了一些。臉蛋變圓了,胸部似乎也更大了,黑色的西裝制服差點就被她的碩大給脹裂了。黑框眼鏡戴在她臉上,讓她看上去知性,冷傲。 感覺到有人走…

Read More

「舅舅,幫我擦擦身體好嗎?」我那18歲一年級的小外甥女這樣對我說。「我已經兩天沒洗澡了,全身黏黏的好難過。」 為什麼我的小外甥女要我幫她擦身體呢?這得說到三天前發生的事了。 我是一個畫家,雖然說是一個畫家,但是畫出來的畫並沒有人要買。為了生活,我只好…

Read More

這些天在學校一直很背。總是因為各種原因而被學校領導們找茬。甚至,昨天的那個紀委書記和我說:如果你再敢看黃色小說,和別人打架,我們就會開除你,明天就周六周日了,在家好好反省反省,順便寫一篇5000字的檢討,周一交上來,記住,王小海,少一個字也不行。說這…

Read More

我的媽媽任蓮(又稱淫蓮)外表看起來很端莊,50歲,5尺2吋,125磅,有點肥,三圍42G、30、38。我自從15歲的生日開始,總是不會寂寞,媽媽總會為我慶祝一番,不但有得吃、有的玩,到晚上她還會陪我,讓我過個「色」香味俱全的生日,我當然是樂不思蜀。 …

Read More

「來~露露,我們給周校長敬一杯。」新郎官魏州拉著穿著一身大紅色中國新娘旗袍服,笑容甜美的新娘陳露,給一位頭髮花白,戴著金絲眼鏡的肥胖老人敬酒。 這位老人年過70卻沒有退休,依舊手掌大權。可見背後的勢利堅硬。 也許放在大城市裡,或許只是一般般。但起碼放…

Read More

那天晚上我比往日都還要興奮,手裡握著的是媽媽剛剛去浴室里換下的沾有淫水的棉褲,耳邊傳來爸媽激烈的「啪啪啪」肉體碰撞聲,聽得出來媽媽一定被我挑起了熊熊慾火,平常恩愛一次後就就倒頭大睡的爸媽,這次媽媽竟然鑽進棉被裡,只見爸爸胯下的地方棉被突然有規律的隆起…

Read More

七月末的陽光猶如烈火一般將人的的皮膚烤的灼熱不已,劉星卻是在會一位故人,要和她上床,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林雪。 如今,劉星已經完全控制了北京四大家族,而很快的,林如海也向林雪徵求了意見,問她願不願意做劉星的女人。 林雪雖然很吃驚,為什麼自己的父親會說出…

Read More

「逍兒,你們去哪兒了,怎麼去這麼長時間?」剛來到宴會大廳,寧宓便沖了上來拉著雲逍的手臂問道。 雲逍神色不變,淡淡說道:「哦,我和雪宜姐出去看星星,然後我給她講了一個故事,我講得太入迷,她也聽得太入神,所以忘記時間了。」 夏雪宜俏臉一紅,大大方方的走上…

Read More

「砰」浴室的門劇烈的響了一聲。裡面的雲逍和薛靜嬋嚇了一大跳,果斷的遠離玻璃門。 洛芸刷的一下轉過身去看:「不行,我要去看看,今晚我媽媽太反常了,我不放心。」 宣靜連忙拉住她:「別,不要。」 「嗯?」洛芸回過頭來,黛眉微微皺起,疑惑的看著宣靜:「為什麼…

Read More

乾哥哥的淫奸歲月(二)卡拉OK的下藥輪姦 自從被文哥和阿忠干過之後,文哥對我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客氣和尊重,他總會藉機對我毛手毛腳,有時我在廚房洗碗時,他會從後面抱著我,對我的奶子又搓又揉的,要不然就是找理由進到我房間裡,對我上下其手外加言語羞辱一番,還…

Read More

煙花三月,春意盎然,在一個小鄉村裡,一座農家小樓院村頭而立,這戶人家房主是老紀,只有一個兒子,年輕人嚮往外面的花花世界,就進城打工,丟下了如花似玉的嬌妻。 老紀的兒媳婦叫小畢,今年24歲,身材高挑,肌膚雪白,美麗動人。 小畢的婆婆今天進城去了,只剩翁…

Read More

雲逍想把殷潔的腳小心翼翼的拖起,然後輕輕放在自己的膝蓋上,他還沒怎麼動作呢,殷潔黛眉輕輕一皺,小聲的吸了口氣。 雲逍連忙溫柔問道:「痛嗎?那我小心一些。」 殷潔俏臉微紅,輕輕搖搖頭。 雲逍用手固定殷潔被扭傷的腳踝,然後一點一點的小心把她的高跟鞋脫了下…

Read More

南宮秋月摸索半晌,終於,她的小手來到雲逍的褲襠處,那裡不知何時已經鼓起了一個高高的蒙古包。南宮秋月小手顫抖著輕輕的在蒙古包上摸了一把,然後非常果斷的握住。 「嘶。。。。」雲逍舒服的吸了一口冷氣,臉孔微微泛紅,他有些動情了。 米露奇怪的看著三人,不明白…

Read More

「總經理,我給你打飯來了。」雲容的辦公室里,秘書端著一份快餐走了進來。像雲容這樣的工作狂,她是不會浪費時間在吃飯上的,每次午餐她都是讓秘書給自己打好,然後端進來。然後她在吃飯中繼續工作。 「嗯,好的你放那兒吧,我待會兒就吃。」雲容眼睛都沒抬一下,指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