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另類-T0

黑夜…… 多麼迷人啊。 我喜歡黑夜,因為只有在萬籟寂靜夜色深沉的時候,我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這不是殺手筆記,也不是刺客作文,而是一個小小打工者的自傳。 我叫陳大友,身高一米八,長相不算帥,但很爺們,會做飯,會打拳,確有些膽小,只是到了某些條件下才…

Read More

那種武器風月卷第一章挑剔的刺客我是個刺客。準確的說,作為神聖刺客這個職業的創始人,我是這個大陸上唯一的一個神聖刺客。在我認可的世界裡,刺客分為兩種,一種是黑暗的,另一種如我的身份般,是神聖的。當然,所謂神聖,我的概念自然與別人不同。我喜歡做一些與眾不…

Read More

一天孫悟空在花果山閒來無事,坐在水簾洞中看到自己的孩兒們在外面嬉戲,自己坐在洞中不禁想起當年一根金箍肉棒大鬧天宮,後來又隨唐僧師徒四人從東土一路奸淫擄掠、風流倜儻來到西天取得《般若菠蘿密淫亂棍經》。 可是現在卻無所淫事,很是心煩,突然間靈機一動想起了…

Read More

坐在富奢華的房間裡面,吉里曼斯卻是感覺到自己的心神是如此的不定,這種忐忑不安是他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是一種期待,是一種渴望,又有一些害怕,他不禁暗自苦笑一聲,什麼樣的場面沒有經歷過,自己居然還是像一個毛頭小伙子那樣的沈不住氣。 為了放鬆自己的心情,吉里…

Read More

一座充滿靈氣,終年雲霧深的的一座靈山,只見此刻有數道銀虹在雲塵中,不停的串來串去,似如數道流星般的飛竄,更使得這座山,更加的有仙氣。 突然之間數道銀虹飛墜而下,只見這幾道銀虹飛往站在山嶺上的一名道人的胸前,其速度之快更是無法以言語形容。而只見此名道人…

Read More

話說徐子陵功成身退,攜神仙美眷歸隱之後,過著嘯傲山林,不羨鴛鴦只羨仙的逍遙日子,而且與嬌憨的絕色佳人石青璇日日痴纏,合籍雙修,武功進境也是一日千里,甚至比徐子陵與寇仲在一起時進境還快得多,畢竟他和石青璇是真正的形影不離,而且石青璇本身的天分和修為也很…

Read More

號稱中原第一鏢局的「虎嘯鏢局」的總局位於洛陽城南。年逾七旬的老鏢頭「金鏢俠」洪浩一、「白衣俠女」劉月萍夫婦基本上已經處於退休的狀態,在家中頤養天年。新任總鏢頭是洪老鏢頭的次子洪振中。 老鏢頭夫婦的長子在一次走鏢時被劫鏢的黑道高手所殺,死的時候只有二1…

Read More

當日,蜀山大弟子徐長卿陪同景天前往仙界,將關有蜀山五大長老邪念的靈盒送往仙界瑤池凈化邪氣。但是,當景天在仙界與魔尊重樓決鬥時,靈盒中的邪念卻向徐長卿道出了自己的來歷,並說一旦自己毀滅,蜀山的五位長老也將死去,屆時,就等於是徐長卿自己殺死了五位長老。 …

Read More

南野城旁的昊天古林外,四處奔逃出的走獸及受驚紛飛的鳥禽使得初至此城 的這外來行者大吃了一驚,莫非此林正如其陰森外觀般的藏了不為人知的怪物, 否則這些受驚的動物為何一副如臨大敵似的紛紛逃命如此看來這囂張一國真如 主君所擔心的有其神秘之處,更可能如外傳的…

Read More

話說那武俠巨擎金庸老來煳塗,一日睡起,突然心血來潮提筆修改半生所著武俠經典,「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無一倖免,只見筆刀之下乾坤挪移,劇情大變,傷筋動骨,面目全非。 不說王語嫣舍了段譽,讓他心灰意冷出家「阿彌陀佛」,留下八美在皇宮日曠久旱、悽…

Read More

透過地殼裂縫從地表吹進的風在這個地下空洞中不時地揚起一陣陣塵土,整 個都市群的建築都已經風化得差不多了。在隨時可能崩潰的樓群間行進,奧特曼 母親只能儘可能小心翼翼,儘管她快要筋疲力盡了。年輕的塔羅垂頭喪氣地跟在 母親身後,戰敗的屈辱已經深深地烙在了他…

Read More

話說天明、少羽、石蘭三人被公輸家族的機關獸逼的不得不登上了蜃樓,蜃樓機關重重,又有陰陽家眾高手在內,更是帝國重地,事關始皇長生不好,可謂是一步一殺機。 幸運的三人靠是機智聰明,又加上那麼一點小小的運氣,這才在蜃樓內安然無恙,但這也只是權宜之計。 石蘭…

Read More

當高俅高太尉將梁山好漢同意招安的消息傳回汴梁時,宋徽宗把水彩畫筆往旁邊一丟,一口氣連說了三個字:妙,妙,妙!隨後提筆刷刷刷下了一道聖諭: 即刻成立水泊梁山人員安置領導小組,任命太尉高俅為領導小組第一組長,宋江為常務副組長,盧俊義為副組長,智多星吳用為…

Read More

故事發生在幾年前的夏天。當時由於工作原因被公司派到某工廠學習。於是就出差到了外地工作一段時間。工廠的老闆是個40多歲的男人。但是他的老婆也就30歲左右。 工廠的老闆與家裡人是一起住在工廠的。我到工廠的第一天就發現這老闆娘看我的眼神怎麼那麼風騷淫蕩。 …

Read More

一個有點中年發福的男性提著保溫盒,跑向不遠處的街角。 他的目的地是有點老舊的小教堂。 除了不時拿自製小食拜訪自己侄子跟弟媳,他這段時間最常去的便是位於老 家附近的教堂了。 這教堂以前也只有數個老神父跟修女住在這裡,現在根據正陽所知就只餘下 一個年青修…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