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成人文學

我是一年僅18的小伙子,在我身上卻發生了一件至今不能忘記的事。那是我13歲的事候,由於我父母都出差,於是便把我拖給了劉阿姨照顧(劉阿姨是我媽媽的老同學,結過婚,但不到一年,就離了,那時還是單身。就住在我們樓下,應為是和我爸同一個單位的所以分房分在了一…

Read More

淺淺的月色中,一個身披絳紫羅裳的身影行走在幽幽的小徑上,在月色下顯得幽雅而翩躚。那似煙霧籠罩的樹 木在月夜裡樹影婆娑,枝葉飄動。風兒迎面吹來,如絲如縷的凡塵俗事也隨著風兒飄逸,那如煙般飄緲的思緒伴隨 笛聲遠揚……無可否認,何瓊是八仙中最美麗的女性,桃…

Read More

《無憂無婚姻公社實驗園》53,跳跳小鹿成了藝術品 「啪」的一聲,一束五顏六色的滌綸絲啪在了廖醫生的手心 「你的毛太稀。只能植入,粘貼的效果不太好,,」廖醫生隨後挑選了幾根,剪成需要的長度。「植髮針,,」他反手說 「吱」的一聲,跳跳小鹿感到陰埠表面一疼…

Read More

第三百三十九章 在完成一次完美的性愛後我和貞姐將體內所有的激情全都釋放了出來,男人和女人果然很神奇只有在肉體結合之後才會完全放開自己的心靈,就比如我和貞姐在有過肉體上的關係後才會變得無話不說,我們彼此已經沒有了任何秘密,就算是平時最不雅的話也能說出來…

Read More

大家好!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曹爽(操爽),今年我已經47歲了,離婚已經4年了,沒有子女。我只上過18歲,沒什麼文化,至於我的長相就別說了,只告訴大家一句話,在18歲的時候,我是全校的著名校花!就連當時我們的地理老師都曾經追過我呢! 因為我長相好看,而…

Read More

第二章、嗓子啞了 「瓊兒。」 「怎麼了?」 杜鳴把蘇瓊內褲的那片小布挪向一邊,仔細審視著嬌滴滴的三角區域「你的陰毛修剪過?」 蘇瓊心裡一顫,還是逃不過他的眼睛 嗯 她下體的毛髮有些旺盛,不過很整齊,在白皙的土丘上顯得很規整 杜鳴對她知根知底,是修剪過…

Read More

小阿姨的肛門 辛首的家人都移民加拿大了,因為他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所以留在台灣。父母留了一棟屋子讓他住,平常除了練練抬拳道他就是在家看看色情網站。聯考剛放 榜,他花了一些時間把入學手續都完成後整個署假便都在家裡無所事事。正是暑氣的七月,媽媽的小妹說要…

Read More

冰天雪地,縣城,縣官柴老爺的臥室。 臥室里有四個大火盆把房間烘的暖暖的,柴老爺正光著身子坐在春凳上看著胯下的一位中年美婦用小嘴含弄著 自己無比碩大的雞巴,香舌輕挑龜頭之間已經將那馬眼中分泌出的絲絲淫液卷進小嘴裡,中年美婦一邊舔著柴老爺 的雞巴頭,一邊…

Read More

《無憂無婚姻公社實驗園》50,跳跳小鹿7,梳弄 「你在外面等著吧。」到了女廁所之後跳跳小鹿對保鏢說 「不行。我要進去。」保鏢說著,拉著跳跳小鹿走進了女廁所 「a……!」的一聲,一個正在往外走的女士被嚇了一跳 「大家出去一下。那邊還有一個廁所。」保鏢對…

Read More

自從我上了18歲之後,因為是被編入好班,所以常常得在學校晚自習到九點左右, 回到家之後,差不多已經接近晚上十點。由於在我們那裡的人都很早就已經就寢,我家人也不例外, 經常我總是一個人在叄樓的書房念書,每天都到11時以後才上床睡覺。 有一天,我們家對面…

Read More

話說康熙封韋小寶做欽差大臣,送公主出嫁到雲南。 這一日到了鄭州,盛宴散後,建寧公主又把韋小寶召去閒談。韋小寶怕公主拳打腳,每次均要錢老本和馬彥超 隨伴在側,不論公主求懇也好,發怒也好,決不遣開兩人單獨和她相對。三人來到公主臥室外的小廳。其時正當盛 暑…

Read More

廁所艷遇 「唿!唿!唿!」 剛剛變冷的天氣,帶點涼,卻又不算冷的氣候,最適合跑步了,不會流的滿身大汗,也不太會覺得累,可以持續運動更長的時間。不知道算 是幸運還是不幸,也是因為連續運動太久了,停下來稍微走個一下子,冷風一吹,竟然尿意來了,早知道剛剛就…

Read More

第三百三十六章 聽完兩女的話後我確實感覺不太爽,一個小小的教育局局長就能如此囂張,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還真把教育系統當成你自家的後花園了啊!這裡是中國,是法制的地方不是什麼占山為王的非洲國家,膽子也太大了吧! 「老婆,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你應該花了…

Read More

燕無缺已經離死不遠了,葉凡要留著他最後一口氣,讓他看看,他們所謂布局多年的下場! 眾人走到了一起,都是靜靜地看著場上的戰鬥。 只有葉無道和吳天應,葉本空和燕無缺的戰鬥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根本看不出勝負優劣。 葉凡忽然看了龍女一眼,正好龍女也深情地注…

Read More

. 我們結婚在冬季,到了第二年初夏,一切生活都趨於平靜了,平靜得開始感覺空虛。每天按部就班 地過起了小夫妻小家庭的生活。 記得初夏的一個晚上,當時的天氣不冷也不熱,很宜人,我們像過去一樣,全裸地躺在床上。那天我們好象是 同時上床,同時都有各自正在讀的…

Read More